中医

仲景白术治病的临床体会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发布日期:2015-09-23 15:22

关于品名

《神农本草经》记载“术”,列为上品,无苍术、白术之分。陶弘景《本草经集注》:术有赤、白两种,赤即苍术,白即白术。张仲景生年早于陶氏,故仲景方中之术,当不分赤白,书中白术之“白”显系后人所加。临床应用时应根据具体情况选择苍术或白术。

仲景白术治病的临床体会


(图片来自网络)

现代所用白术为菊科植物白术的根茎;苍术为菊科植物南、北苍术的根茎。《中药大辞典》:白术又名于术、冬术、浙术。《中药学》讲义上没有明确指出于术、冬术就是白术。《本草通玄》里面把白术和苍术的功效说得很清楚,它说:“苍术,宽中发汗,其功胜于白术,补中除湿,其力不及白术。大抵卑监之土,宜与白术以培之,敦阜之土,宜与苍术以平之。”“卑监之土”即土运不及,就是脾虚而引起的各种症状应该用白术来治疗。“敦阜之土,宜与苍术以平之”即土运有余,脾气偏盛可用苍术治疗。张隐庵说:“凡欲补脾,则用白术;凡欲运脾,则用苍术;欲补运相兼,则相兼而用。”张山雷说苍术、白术在古代不分,“而今已各别,则凡古人所称燥湿逐水之用,今必以茅山苍术当之”。茅术是生在茅山的苍术,其燥湿功用比苍术还强,伤津者不可以用。近代丁甘仁、程门雪、黄文东先生的医案中,都有茅术、于术、冬术、苍术、白术,“其补益脾胃,则宜用白术,白术补中,虽以气胜,不可谓其发汗;唯苍术则辛烈开腠,能发温家之汗耳”,苍术燥湿发汗比较好,临床用羌活胜湿汤时用苍术不用白术。

白术的功效

利水逐湿

仲景凡治“小便不利”,多用白术。如五苓散、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、真武汤等。《本经疏证》:“风寒湿痹、死肌、痉、疸,不得尽脾胃病,而以术为主剂者,则以湿为脾所主,湿能为患,固属脾气不治。”《本草衍义补遗》:“除湿之功为胜,又有汗则止,无汗则发。”白术有止汗的功效,玉屏风散中有黄芪、白术、防风,用白术就是取其止汗的作用,同时也有发汗的作用。现代研究:白术煎剂和流浸膏有一定的利尿作用,可以抑制肾小管重吸收作用。肾小管有重吸收的作用,抑制重吸收达到利尿的作用,这是它利尿的机制。

化饮定眩

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治疗“心下逆满,气上冲胸,起则头眩”;真武汤治疗“心下悸,头眩身瞤动,振振欲擗地者”;泽泻汤治疗“支饮眩冒”;五苓散治疗“吐涎沫癫眩”。朱丹溪说:“无痰不作眩”,“治痰法,实脾土、燥脾湿是治其本”,“善治痰者,不治痰而治气”,气顺则痰饮化而津液行,“二陈汤是基本方”,湿痰用苍术、白术;热痰用青黛、黄连、黄芩;食积痰用神曲、麦芽、山楂;风痰用南星、白附子、天麻、姜蚕;老痰用海石、半夏、瓜蒌、香附;痰在胁下用白芥子;痰在皮里膜外用姜汁、竹沥。

真武汤治疗“心下悸,头眩身润动,振振欲擗地者”。真武汤治疗肾虚水泛,肾气不足水虚上泛而引起的心衰,水肿,“头眩身瞤动”。国医大师裘沛然教授常用真武汤治疗眩晕。他指出,“振振欲擗地”就是要晕倒地上。眩晕是因为饮邪蒙蔽清阳,清阳不升所以眩晕。泽泻汤治疗饮证:“支饮眩冒”。“眩”就是眩晕,“支饮”也是痰饮、溢饮、支饮、悬饮四饮中的一饮。它的特点是眩冒,也可以引起眩晕。泽泻汤用泽泻、白术两味药。现代临床用泽泻汤治疗内庭功能紊乱导致的梅尼尔氏综合征。另外,五苓散治疗“吐涎沫癫眩”。以上四个方都有眩晕,说明有痰饮蒙蔽清窍的都要用白术,根据痰饮所在的部位不同,所选的方不一样。后世朱丹溪提出“无痰不作眩”,其实他是以张仲景的四个方治疗眩晕作为基础,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总结他的经验“无痰不作眩”,他说“治痰法,实脾土,燥脾湿是治其本”。脾为生痰之源,要化痰首先要健脾。“善治痰者,不治痰而治气”。痰湿无处不到,在不同的部位用药也不同。白术可以定眩,张仲景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。

祛湿通痹

麻黄加术汤治疗“湿家身烦疼”, 这是背脊、全身疼痛、烦躁不安,湿邪侵犯了太阳经络,麻黄汤可以发汗,加白术可以祛湿除痹;桂枝去桂加白术汤治疗“身体疼烦”,桂枝汤证出现身体疼烦,临床上遇到的病毒感染,出现身体疼烦,比如SARS、禽流感,出现的身体疼烦,在桂枝汤的基础上重用白术;甘草附子汤治疗“骨节疼烦掣痛,或身微肿”;防己黄芪汤治疗“身重”,湿性黏腻困重,湿为阴邪表现为身体笨重、困重,这些都是湿邪感染的例证;甘姜苓术汤治疗肾着证,“腰重如带五千钱”, 这是寒湿在腰部,腰为肾之府,感染寒湿表现为腰部沉重,可以用甘姜苓术汤。陈士铎说:“如人腰痛也,用白术二三两,水煎服,一剂而痛减半,再剂而通如失矣。” 单味的白术用二三两可以治疗腰痛。临床报道用白术30克,炙山甲6克,加白酒(30度) 100毫升,文火煎30分钟,治疗腰肌劳损,效果很好。

健脾制水

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治疗“心下逆满,气上冲心,脉沉紧”;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治疗“桂枝证仍在,无汗,心下满,微痛”。张景岳说:水肿病其本在肾,其标在肺,其制在脾,治疗采用崇脾制水。白术是其制在脾的一个典型的药物。有两个方,一个是苓桂术甘汤,治疗水肿的痰饮病,气上冲心。第二个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,“桂枝证仍在,无汗,心下满,微痛”,白术能够健脾制水,心下满可能心下有痰饮,所以心下满。实验研究:对实验性胃溃疡有预防作用,白术煎剂能使离体肠管自发活动紧张性增高,能明显拮抗乙酰胆碱和氯化钡所致的肠管痉挛,能明显促进蛋白质合成。对小鼠口服四氯化碳引起的肝损伤有保护作用,促进肝的增长,降低谷丙转氨酶作用,增加胆汁的分泌。白术能明显促进蛋白质合成,所以笔者治疗肝硬化用大剂量的白术,肝硬化者制造白蛋白的能力降低,导致白球蛋白倒置。重用白术一方面健脾制水,一方便促进蛋白质的合成,提高蛋白,白术还可以促进肝的增长,降低谷丙转氨酶的作用,增加胆汁的分泌,所以有保肝利胆的作用。

润脾通便

《金匮要略》:“伤寒八九日,风湿相搏,身体疼烦,不能自转侧,不呕不渴,脉浮虚而涩者,桂枝附子汤主之;若大便坚,小便自利者,去桂加白术汤主之。”去桂加白术汤方:白术二两,附子一两,甘草一两,生姜一两半,大枣六枚。方中白术量最大,仲景此意甚明,由于汗多伤津导致脾虚便秘,就加白术生津润肠通便。张隐庵:“土有湿气,始能灌溉四旁,如地得雨露能发生万物,若过于炎燥,则止而不行,为便难脾约之证。白术作煎饵,则燥而能润,湿而能和。”笔者个人的经验是:白术通便, 一是用生白术,二是剂量要大,需30~60克。北京名医魏龙骧认为白术主要作用是健脾生津,并将其用于脾虚便秘证。据报道:“以生白术3两,生地黄2两,升麻1钱,大便通”一阴一阳,治疗顽固性的便秘。魏龙骧的经验治疗顽固便秘白术少则30~60克,多则120~150克。有临床报道生白术60克,生地黄30克,升麻3克,治疗妇科术后便秘,有效率80%。

安胎养胎

《金匮要略》:“妊娠养胎,白术散主之。”(白术、川芎、蜀椒、牡蛎);《金匮要略》:“妇人妊娠,宜常服当归散主之。”(当归、黄芩、芍药、川芎、白术);《金匮要略》:“妇人怀妊,腹中疞(绞)痛,当归芍药散主之。”(当归、芍药、茯苓、白术、泽泻、川芎)。临床运用:用白术、黄芩有安胎的作用,与人参、茯苓、半夏、砂仁用于妊娠恶阻,胎动不安。与当归、白芍、黄芩等,用于妊娠血虚有热,胎动不安。与桑寄生、川断、狗脊、茯苓、甘草,用于益气养血安胎。

(原标题: 仲景白术治病体会)

免责声明:该中医知识为网络转载整理内容,涉及到方剂、医理等不可轻易尝试,具体操作请尊医嘱。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上一篇文章: 品《大国医》之美

下一篇文章: 医之大者傅青主

分享到各大社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