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

重用黄芪治脑梗死性老年痴呆

来源:中华中医网  发布日期:2019-06-06 22:18

王某,女,81岁,于2012年3月8日初诊。---编者按

患者家属代述:3月7日晚5点多,患者在家煮面条,把大量面条撒在锅外而不知,而且用手指伸进沸水锅里去搅动面条,幸亏家人发现及时,才未发生烫伤。家人立即问患者这是在干什么?患者答非所问,而且一句话重复数遍。家人感觉不正常,将患者送某县医院诊疗。脑部CT显示陈旧性多发性腔隙性脑梗死,脑萎缩。入院后,主要应用胞二磷胆碱及营养神经的药物,再加改善大脑血供的药物。刻诊:患者端坐床上,面色萎黄,目光呆滞,少神,不识周围亲人。问她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?明明是晚上,她却答早晨。东西南北更是不能分辨。失忆、健忘全部出现。舌质淡,苔薄黄,脉沉弱无力。

此为气血虚弱之证,目得血则能视,手得血则能握,脑得血则能记忆辨识、神明。现在神不明,出现痴呆症象,脑失血养所致。必须大补气血,气血充足,脑窍得以濡养,神明方能得以恢复。

处方:生黄芪60克,红参20克,白术30克,当归20克,升麻15克,柴胡15克,白芍30克,香附15克,熟地30克,川芎10克,鸡血藤30克,野葛根30克,白芷12克,丹参30克,半夏12克,黄连9克,厚朴12克,槟榔20克,石菖蒲20克,桂枝30克,甘草10克,生姜大枣为引。14剂,水煎服,日1剂。每剂药煎取药液600毫升,分2次温服。

二诊(2012年3月27日):患者服用上方7剂,神智基本恢复,自感疲劳,嗜睡。饭后尤感困倦,这是 “食困症”,典型的脾胃虚弱、元气大亏的表现。交流虽然顺利,但是反应还略显迟钝。脉象较前有力,仍然叁伍不调。观其服用的西药:阿司匹林、倍他乐克、尼莫地平、辛伐他汀。笔者建议除阿司匹林之外,一律停用。纳可,大便2~3天一次,便不干,但难下。这仍然是由于元气不足鼓动无力所致。分析病情好转一方面在于治疗方案正确,另一方面与治疗及时有很大关系。

处方:上方生黄芪改为120克,红参改为30克,加枳实15克,肉苁蓉30克。煎服法同上,14剂。

上方服用三剂,患者三日未能大便,出现腹胀、不欲饮食、胸中憋闷等不适症状,急忙去某医院检查,B超显示肠胀气、有液平,建议住院治疗。患者拒绝住院,电话咨询笔者。笔者思之,难道黄芪剂量过大,补之太过,导致壅滞?但方中理气下行之药也不少。笔者嘱咐患者,买30克生大黄,分三份,每剂药中加10克。然后注意观察病情变化,如有不适,尽快去医院。结果,当天晚上,继续用药,也没加大黄,大便就顺利排出。所有不适都得以缓解。

三诊(2012年4月9日):服上方14剂后,体力精力明显好转,不再嗜睡,也不再出现“食困”。神志清晰,答问自如,反应正常。但笔者认为患者气血还未能充盈,而且还有可能出现病情的反复,或是出现脑血管的症状,或是出现心血管疾病的症状,或是出现消化道的症状(心下痞满,便秘等),但总的来说,还是元气不足所致,这也是老年患者的一个基本病机。

处方:生黄芪90克,红参20克,白术30克,当归20克,升麻15克,柴胡15克,白芍30克,香附15克,熟地30克,川芎10克,山药30克, 山萸肉10克,鸡血藤30克,野葛根30克,白芷12克,丹参30克,半夏12克,黄连9克,厚朴12克,槟榔20克,石菖蒲20克,桂枝30克,甘草10克。煎服方法同上。可以吃5剂,休息二三日,再继续服5剂,坚持服用一个月。然后再做成膏剂服用。

随访至今(2015年11月),老人仍健在,神志清晰,生活自理。

按:患者年逾八十,气血亏虚是其发病的病理基础,也是其基本病机。这类患者,往往数病缠身,按照现代医学的分类,神经系统、循环系统、消化系统、内分泌系统等都会出现问题。这时必须发挥中医特色,从整体上把握疾病的病机,并且抓住主要病机不放,守方守法,才能取得好的疗效。脑萎缩、陈旧性腔隙性脑梗死所致的痴呆属于临床难治之病。重用黄芪也是本病取效的关键。后来,患者神志、意识、记忆等功能恢复后,询问笔者是否再复查脑部CT,答曰没有必要。如果复查CT,依然是多发腔隙性脑梗死、脑萎缩。通过服用中药治疗,解剖学上的改变一般不会很明显,只不过脑组织的功能代偿能力在药物的作用下大大增强,所以脑功能得以恢复。其实,结构与功能的关系值得深入探讨。不能否定结构与功能的基础联系,但也不能唯结构论。

(原标题:脑梗死性老年痴呆)



免责声明:该中医知识为网络转载整理内容,涉及到方剂、医理等不可轻易尝试,具体操作请尊医嘱。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分享到各大社区